订书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订书针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好声音版权之争背后利益驱动是根本

发布时间:2020-02-10 15:47:43 阅读: 来源:订书针厂家

速途网讯 伴随着第二季《中国好声音》序幕的拉开,一场由数字版权而引发的争夺战也随即打响。7月12日下午,酷我音乐紧急召开媒体沟通会宣称,已与中国好声音独家版权方星云乐众达成战略合作,独家拥有两季《中国好声音》的音频版权,同时具备向第三方转让的权利。

发布会上,酷我数字音乐部总经理曾莺表示,酷我音乐将独家播出新一季好声音的每一期音乐,同时提供第一季的正版音频下载和视听。

然而,作为国内另一大数字音乐商百度音乐对却此提出疑问,认为酷我音乐方面所指的第二季《中国好声音》独家版权属于盗版行为。同时,还强调自己才拥有《中国好声音》第二季节目的全部音频版权。

版权争夺战的“始作俑者”

据相关报道显示,在此次《中国好声音》的版权链中,百度音乐和酷我音乐都只是处于最下游端。而位于荷兰的原始版权方,则将大陆地区的版权授予灿星制作公司。2012年7月,灿星制作又将《好声音》节目内容的数字发行权独家转让给了星云乐众公司,合同有效期截止2014年7月9日。

此后,星云乐众又于今年4月,将《中国好声音》的独家音频版权授予酷我音乐。时隔一个月,今年5月,灿星制作以没有获得第二季《中国好声音》版权为由,单方面向星云乐众发函解除版权授权。并于7月11日将《中国好声音》版权交给梦想强音代理。上文中,百度所强调自己菜拥有的《中国好声音》版权也正是来自于此。

追根溯源,《中国好声音》版权的争夺战完全可以归咎于中国大陆最初的版权方——灿星制作。星云乐众董事及常务副总裁赵铮对速途网表示,灿星制作于今年5月份向星云乐众所寄出的解除版权授权函时所给出的理由是没有取得第二届《中国好声音》的版权,而在5月份之前,灿星制作就已经开始大肆宣传第二届《中国好声音》。

“灿星制作与星云乐众在签订和同时,并没有单方面解约的条款规定。”赵铮说,在法律上,灿星制作单方面解约的理由并不成立,事前也没有和星云乐众进行过任何解约的沟通。

同时,对于百度音乐和梦想强音的授权,赵铮也表示怀疑,认为两者的行为属于侵权。“截止目前,百度音乐和梦想强音方面并没有拿出任何关于授权的法律文件及具备法律效益的证明。”

知名IT法律专家赵占领表示,从目前已有的资料显示可以确定,百度音乐的版权不存在争议性。而作为中国大陆最初的版权方,灿星制作的行为属于一种单方面违约,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及赔偿。

而据赵铮透露,对于单方面的违约行为,灿星制作并没有做出任何的赔账措施。同时也没有和星云乐众取得联系。

利益驱动成版权战争诱因

“最初我们和灿星制作签订的合作内容包括官网的搭建、第一季《中国好声音》200多首翻唱歌曲版权的购买等,并没有涉及金额上的援助。其中,酷我音乐则承担了报名通道的任务。此次合作内容的执行,星云乐众总共投入的金额大概在500多万。”赵铮说,当时星云乐众和灿星制作都看好这个节目,赌这个市场发展,共同承担这方面的风险。现在市场好了,就应该共同分享后续的收益。

自2012年第一季 《中国好声音》播出后,广告价位不断飙升,去年总决赛时15秒广告达到120万元。而今年广告价位则统一定在了15秒60万。相比起去年,今年的均价无疑更高。

据统计,与去年相比,第二季的节目尚未启动就待价而沽,价值迅速升值,包括冠名、特约赞助、视频版权等总共收入高达16亿。其中,冠名费用由去年的6000万飙升至今年的2个亿。赚钱途径也是推陈出新,包括中国好声音官方APP在内的多个新产品试图打造好声音更为完整的产业链,也造就了今年第二季《中国好声音》更多的吸金点。

巨大的经济效益下,版权之争似乎成了市场竞争中最正常不过的一个内容。资深互联网观察家、速途网副总编兼速途研究院执行院长丁道师表示,灿星作为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的制作方,单方面违约虽然不违法,但有违道德。诚然价高者得是商业交易中的基本规律,商业本应该逐利,但灿星的做法虽然短期内为好声音赢得了远高于第一季的金钱,但失去了商业信誉。

另外,丁道师还表示,从此以后,由灿星制作打造的节目在推向市场时,版权购买方都会持谨慎态度。长远看来,灿星制作损失的不仅仅是信用,而是金钱。灿星下的一招昏棋,吹响了国内各大版权购买方避离灿星制作的号角。(王祚义 陈艳)

中山注册公司要求

工作签证出国

中山注册公司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