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书针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订书针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IPTV元年萧条开始业界惨淡分析机构却乐观

发布时间:2020-02-10 18:41:52 阅读: 来源:订书针厂家

在网络电视元年里看到的只是幼稚和失败

除了一些专业分析机构可以乐观地预测之外

10月19日,北京国际展览中心对面必胜客餐厅的一个角落里,坐着几位西装革履的人士。一位年轻人正侃侃而谈,话题围绕IPTV(网络电视)进行。原来,这是位刚刚进军IPTV的某内容提供商的CEO,正在争取与运营商代表进行合作。尽管这位英姿勃发的年轻老板踌躇满志,然而很明显,他的陈述并没有让在场的听众产生多大兴趣,甚至有人开始暗皱眉头了。

这是发生在今年国际通信展期间的一幕。事实证明,自去年起,在优胜劣汰的较量中,众多的中小企业跟那位年轻人所在的企业一样,已被无情地挡在了IPTV的门外。然而即便如此,在被认为是网络电视元年的2005年,仍有众多大大小小的“鲤鱼”并不死心,时刻准备一跃“龙门”。

这些具有“夺宝”心态的IPTV从业及准从业者,通常都会引用易观国际的预测:2005年国内IPTV市场规模为3亿元,到2009年将增长到167亿元。而据市场调查公司MGR最新发布的报告预计,到2009年全球IPTV网络中用户超过10万的企业将从目前的5个发展到40多个。

有的只是热闹

在如此快速的增长面前,广电运营商、电信运营商、设备提供商、传媒集团,甚至彩电生产企业,都在跃跃欲试。

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分别依托“互联星空”和“天天在线”网络平台展开了IPTV攻势;华为、中兴、UT斯达康等设备商纷纷推出IPTV设备解决方案;而风头正劲的网络游戏巨头盛大也插上了一脚,联手英特尔和微软制作的盛大“盒子”11月份以7000元的高价已在浙江义乌销售。除盛大盒子外,各种“宝盒”,包括海信盒子、长虹盒子等也不甘寂寞前来凑热闹。

研究一下诸多“盒子”的生产商就可以发现,他们的努力方向似乎不仅仅在设备制造上,在内容上也是煞费苦心。盛大董事长陈天桥就声称:“盛大上市融资的30多亿元,已全花在了互动娱乐内容的购买与建设上。”

但就内容而言,广电体系显然具有先发优势。央视网络依靠中央电视台拥有的内容制作实力,已于2004年先期开始IPTV的尝试。今年4月底,广电总局给上海文广新闻集团发放第一张网络电视牌照后,中央电视台下属企业中视网络也称将获得牌照,并放言基于电视接收的IPTV用户年内将达到二三十个城市。

类似中视网络、上海文广这些具有大型电视台背景的企业介入IPTV领域非常正常,但对于他们的优势,世界领先的内容保护和管理公司爱迪德公司分析师却有另一种看法。他们认为,如果IPTV只是一个电视内容的转播,就不能吸引用户。据MGR公司的一份专业报告则对IPTV的内容发展指出了明确的方向,认为“定制观看”将成为IPTV网络发展的主推动力,其中“视频交换”将是重点。“但目前电信运营商的ADSL网络所运行的IPTV业务还只是低端的业务(如视频点播),不能进行视频交换”,说这句话的黄晓庆不是局外人,他所在的UT斯达康是目前为数不多的能够提供运营级IPTV整体解决方案的厂商。一位央视网络电视用户说:“即便是视频点播,节目内容如果不能尽快跟上,将不能在最好的时机里抓住观众,更何况还要面对无数规模虽小、但免费服务的视频网站”。

盈利模式缺失

“IPTV的水很深,目前没有哪一家运营商或企业已经体现绝对优势,但企业们都愿意从中分一杯羹。”这是来自铁通的声音。而上海东方有线网络有限公司一位人士说:“最近一两年是关键时期,挺过去日子就好过,否则就很困难”。

由于内容分发渠道的稀有性和广电网络的地方割据,传统电视媒体介入IPTV需要耗费较大的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来解决全国落地问题;同时,其主要收入电视广告也会受到迅速成长的互联网广告的冲击。因此,IPTV在给他们提供新的内容分发通道和收入的同时,也使他们面临着既得利益和未来收益的平衡。

事实上,在记者的采访中已经证实了上述问题的存在,盈利模式已成为IPTV运营商“揪心”的话题。其中,最受关注的问题是收费模式的问题,到底是应该照搬广电模式(依靠广告收入)还是效仿电信模式(收取月服务),这是易观国际分析师刘磊认为当前IPTV发展过程中亟须解决的问题。

但信息产业部通信科技委委员侯自强明确表示,国外运营IPTV的路子在中国走不通。欧美一些国家上马IPTV业务的运营商要么是新兴的运营商,要么是小规模的地方运营商,在业务开展过程中同样面临节目内容不足的问题,卫星电视节目和影视节目点播是普遍被采用的模式。但中国市场的情况特殊,盗版影视光碟泛滥成灾,价格低廉。如果国内IPTV的主要业务模式落在视频点播上,则前景相当不明朗。

“视频点播尽管是低端业务,但没有不做的理由,可在目前的市场情况下,指望这一业务短时间内就给运营者带来大量利润绝不现实。”某分析人士的语气显得有点无可奈何。

“不是问题的问题”

目前,有一种论调认为:目前IPTV是不可不做,也不可大做。不可不做的原因很好理解,高调一点是因为在更新换代技术洪流的追赶下,已然无法避免。此外,更为现实的原因则是由数字电视蚕食市场带来的巨大压力;而“不可大做”则有着一个众所周知的理由,IPTV的最大难题在于政策和技术层面的不相融合。

根据我国现行行政管理体系,有线电视网由国家广电总局监管,而互联网和固话网则由信息产业部负责。IPTV因其两种终端的实现模式及传输网络要求,成为广电和电信产生的交叉业务。但是,IPTV业务要求传输线路要具有双向性,而广电系统目前掌握的有线电视网络是单向传输,如果进行线路双向改造,就要承担巨额成本。所以,拥有内容资源的广电和拥有互联网络的电信展开合作是目前最节约成本和时间的方式。

“我们没有相关牌照,但丝毫不影响相关业务的开展,因为我们的合作伙伴(指广电机构)有牌照,它们要传输网络电视节目必然要用到我们,通过合作的方式我们依然进入了这个领域。”北京通信公司一位高层人士表示。事实上,合作的确正在大规模展开,一方是中视与上海文广等的广电系统,另一方是电信、网通等电信部门。互联星空、天天在线等IPTV合作项目接连开通,并且合作项目正在逐步扩大。

但种种迹象表明,今天的合作更多的似乎只是相互妥协。中国电信CTO韦乐平认为,电信和广电分业经营、二元分治的格局还会长期存在;此外,国家监管机构对内容的严格监管一直没有放松。这些宏观政策的限制,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了IPTV的发展。

所幸,各方正竭力寻求突破。继中国电信、中国网通相继试点推广之后,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有关人士透露,由信息产业部牵头的IPTV中国标准有望在今年底前正式出台。这是一个好兆头。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盗墓笔记蛇沼鬼城阅读

黄色短篇小说

相关阅读